主页 | 评论 | 魏京生特约评论 《中国的出路》之二十八(魏京生) 我们已经谈到了中国的出路就是与民同富的经济发展战略和民主政治相结合的模式

民主不是一个空泛的口号,而是对人民权利和利益的实实在在的保障

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保障;而且是老百姓在生活和生产中的福利和安全的保障

过去我们常常拿发达国家作比较,很多人不服气

说那是因为人家有钱,只要我们按照一切向钱看的政策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也会做得到

2010-10-1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1019-WJSE.mp3 我的看法和他们不同

我认为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而是对人的态度问题

在一切向钱看的官僚资本主义观念中,人只不过是生产要素、生产工具而已

这也是马克思他老人家的论述

因为按照资本家的正常观念,人在他的企业里的地位就是生产要素

资本家只关心开多少工资,工作效率如何

社会福利、工人的状况不是他自己需要关心的东西,他们常说自己是资本家不是慈善家

  那么工人在工厂里就应该成为单纯的生产工具吗

当然不应该

怎样迫使资本家不得不关心和他们一样是人的工人的福利和状况呢

西方人创造的工人运动和政府干预等等措施,确实让资本家们不得不注意社会影响;不得不注意自己在社会中的形象

也就不得不注意工人的权利和利益,这就导致了与民同富的政策被自觉地落实在了行动中

而且资本家们也以关心爱护自己的员工为荣

  最近有一个新闻不仅引起了全世界的赞扬,而且引起了大多数中文媒体的感叹

这就是智利一个矿难,经过了七十天的全力营救,三十三名矿工全部被营救出来了

而且最后一个出来的,是率领营救组下到矿井里的头头儿

中国的矿难不要说领导走在最危险的前线了,花这么大的功夫去营救的可能性也没有

甚至有报道说为了少付善后的钱,中国的某些矿主会把通风口堵死,让工人都死在里面

  这就是资本家天然的残忍,是资本非人性的一面

为了拯救资本家们的灵魂,更为了使他们自觉地产生人性,把工人当作自己的兄弟一样关心,就必须用社会的压力和政府的干预来平衡

在政府制度的压力下,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资本家们会渐渐习惯于从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而不仅仅从资本的角度考虑问题

所以智利这个钱并不太多的、民主的发展中国家的资本家,才会和中国这个号称礼仪之邦的国家的资本家有着天壤之别

  民主国家的资本家在遇到灾难性事故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什么呢

他们面对电视镜头的时候会和中国的官僚和资本家说得一样:什么工人的安全最重要呀等等

但是智利的资本家说的是真心话

他知道他有多大的损失,也知道怎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

但是他的损失里包括企业的信誉和政府的惩罚,也包括他们自己做人的脸面

钱已经不是他们要考虑的最重要的因素了

这就是民主制度改造后的,作为人存在的资本家的心理特征

  政府和社会给资本家划下的界线就是:平常你是个正常的资本家,挣钱是你主要考虑的问题

你可以最大限度发挥你挣钱的功能,这对社会是有利的

但在员工的安全、福利、分享企业成就的问题上,你必须是个人

是和社会上其他人一样的,有同情心的,讲道理的,公平待人的一个人

处理好这些问题是你的本职工作,否则你就很难在社会上做一个正常的,受人尊敬的人

钱不是你受尊敬的主要原因,做人才是你受尊敬的主要原因

  中国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恰恰相反

政府带头把人民当作猪狗一样对待,资本家们当然也有样学样,没必要把工人当人看待

工人作为人的属性就退缩为仅仅不过是生产要素了

你挣的钱够多,就会得到政府的奖励和保护

因为你给政府创造了税收,给官员们创造了升官发财的政绩

老百姓的其他问题就有政府给你摆平

  政府是官僚资本主义的政府;没有人去逼资本家做人

反而是谁做好人谁吃亏;社会舆论也已经堕落到了一切向钱看

这就是专制政权的舆论导向,是把人变成鬼的政策导向;是让整个社会堕落的政策导向

你不服吗

有专政机器等着你呢

连西方资本家和政客们,也加入到捧共产党资本家臭脚的队伍里来了

他们需要有这个赚大钱的机会;他们内心里纯粹资本家的一面,也被专制政府吊起了胃口

虽然他们改变不了西方的民主制度,但是他们正在努力保护中国的专制制度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再谈政变(魏京生) 官商勾结,形势险恶(魏京生) 2014年终总结(魏京生) 香港人民不退场就是胜利(魏京生) 夺权错了吗

(魏京生) 中国政局的香港做局(魏京生) 红十字会腐败,中共欲盖弥彰(魏京生) 香港人民要民主(魏京生) 评价毛泽东(魏京生) 再谈中国梦(魏京生)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
team